前不久,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召開了2016年電視劇播出工作會議。

會議分析了2015年以來電視劇創作生產和播出的總體態勢,指出,“一劇兩星”政策實施一年來產生了良好效果,電視劇行業繼續保持繁榮穩定的總體格局,實現了由增量到提質的目標轉變;各電視臺較好地發揮了播出引領作用,堅守媒體責任和品質標桿。

會議要求2016年各電視臺要繼續堅守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堅守電視劇的文化品格、堅守媒體的社會責任,抓好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相關電視劇的創作播出工作,確保現實題材電視劇在播出中的主導地位、鼓勵扶持古裝歷史正劇的創作播出

“一劇兩星”等因素使得2015年成為電視劇產業深化轉型的洗牌年,體現在政府政策、產業走向、行業整合等方方面面。

對電視劇數量的宏觀調控已見成效。總局數據顯示,2015年電視劇產量顯著下滑,上半年同比下降14%

新生代觀眾話語權不斷提升,應運而生的是IP改編爆發、網劇大制作井噴、多屏聯動成常態、各類型劇全面年輕化。一系列現象背后,是受眾在快速迭代,市場主體力量在博弈互動,技術的飛速發展及資本的大量涌入又起到了助推作用。

中國電視劇行業正在朝向何方奔去?

產業鏈各端年輕化,受眾需求個性中蘊含統一

新媒體和受眾不斷改變著整個影視生態,電視劇正迎合主流消費群體,走向全面年輕化。

從電視劇產業鏈的源頭看,網絡IP改編劇成為目前市場毋庸置疑的主流。2015年收視TOP10中的《花千骨》《羋月傳》《偽裝者》以及網絡點擊TOP10中的《瑯琊榜》《何以笙簫默》《云中歌》等都是小說改編劇,網劇播放TOP10中更是有7部來自網文改編。

一方面,熱門IP除了傳統版權和廣告收入之外,可以更快且更易轉化為其他衍生收入。2015年網絡文學IP價值評估報告數據顯示,網絡文學口碑作品游戲的轉化率,比沒有口碑的作品轉化率高2.4倍。

另一方面,網絡IP誕生于年輕一代的網生群體,有著先天的受眾根基。在一個個IP大神的背后,有一眾常年對其作品肯定與喜歡的粉絲群體。這是一個積累的過程,在這個基礎之上,才有了現在只要一個書名便可去做后端衍生的可能。

可以說,這是產業機會最多的時期,盈利模式在拓展,產業格局不斷開闊;同時,這也是行業最為動蕩的時期,對于IP一窩蜂的瘋搶豪奪必將帶來無謂的消耗和產能過剩。很多播出方和制作方非大IP不可,甚至隨便一本網絡小說就可稱為IP,拿到市面上去賺錢,使得行業呈現出一股浮躁混亂之氣。

有數據顯示,2016年預計要開發以及正在制作中的IP劇多達190部。伴隨而來的是一系列關乎IP與原創的舌槍唇戰,IP熱背后體現的是年輕群體的審美在崛起,對于新表現形式的探索和創新無可回避,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國內原創乏力的窘態和面對新事物崛起的無力感。對于一些徒有形式卻毫無營養的IP的盲目追求,對電視劇的文化導向及長遠發展而言,并非好事。

改編劇的大熱,在一定程度上使得2015年的電視熒屏表現出不一樣的風景。

從電視劇類型上看,2015年一改往年家庭倫理劇、抗戰劇霸屏現象,而是刮起了青偶風和古偶風。傳統占主流的電視劇類型一面在收縮,一面也在為適應新的受眾需求不斷調整,甚至尋求全面轉型。

都市劇由家庭走向青春;古裝劇走向仙俠、玄幻;歷史劇也在偶像化;抗戰劇、民國劇亦是越來越青春、多元。對于目前熱門的青春劇、玄幻大劇,競爭會越來越激烈。如何在紅海競爭中突圍,需要從業者進一步強化創新意識和制作品質。

實現源頭和表現類型年輕化最有力的支撐體現在演員選擇和畫面呈現上。2015年可以說是新生代年輕演員全面進擊的一年,“小鮮肉”的呼聲不絕于耳,越來越多默默無聞的演員在這一年爆紅。

2014年最搶眼的還是李易峰、吳亦凡、鹿晗、井柏然等,2015年就出現了王凱、吳磊、TFBOY、楊洋以及胡歌、霍建華“霸屏”現象。當95后、00后逐步成為主流受眾,對于偶像而言,則是更加快速的“長江后浪推前浪”。

緣于偶像的收視號召力,“小鮮肉”成為制片方立項的標配,除此之外,還要與真人秀爭奪資源。從目前爆出的2016年計劃拍攝項目中可以看到,熱門劇依然是“小鮮肉”“小花朵”的天下,中生代演員逐漸被邊緣化。

年輕觀眾追捧“小鮮肉”更多看重的是顏值,這也給很多制作方提供了新的思路——為保證制作上的投入,可以大量起用高顏值新人,比如郭靖宇監制的新《射雕英雄傳》就將全面起用新人。這一點更多地體現在網劇層面。

越來越多的電視劇在立項時直指為95、00后做劇,產業鏈前端的變化直接歸結于受眾和播出平臺的需求。

從電視臺的劇場定位來看,早些年還只有湖南衛視在走青春路線,2015年,江蘇衛視、浙江衛視、東方衛視也開始強調劇場的年輕態;而在2016年,一些二三線衛視,如山東衛視、貴州衛視、深圳衛視等,都越來越強調劇場的年輕化。

山東衛視就表示電視劇要降低抗戰劇和草根劇的比例,突出更加年輕的都市時尚。上述舉動皆是期望通過內容去配套并詮釋日益年輕態的品牌定位。

網劇和電視劇博弈互動,新的市場格局在形成

2015年是中國電視觀眾群更新換代的一年,互聯網時代的技術革新和內容革命正當時。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電視劇最核心的依然是內容的品質、責任及其反映的文化使命,但對于不同屏幕、不同群體,各自的理解和詮釋又呈現出多姿多彩的變化。

年輕觀眾早已離不開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這就使得“網生內容”得到蓬勃發展。隨著資金雄厚的視頻網站的崛起,視頻網站和電視臺的話語權、網劇和傳統電視劇的地位也在悄然發生著改變。

從小制作的草根劇、段子劇發展到2015年單集過百億的大投入、精品劇,網劇已逐漸摸清發展方向:或是最大限度網羅受眾的大制作精品,或是瞄準某一受眾群體的個性化、解構式小眾產品。網絡劇從題材、風格、創作手法等各方面相比電視劇更加新鮮多元,更具創新性,這也使得一批了解年輕人語言和心理的年輕制作人有了用武之地。

2015年,視頻網站所探索的從免費轉向收費的產業模式取得明顯突破。這仰仗于前幾年的大浪淘沙,很多專業團隊和創作人進入到網劇的創作與生產中,并帶出很多精品,這在2015年是一個良好開端。

對現在的80后、90后、00后新觀眾來說,究竟怎樣的故事才會受到他們的歡迎?從創作角度而言,一切不走心的爛劇在互聯網的產業模式之下都極易被淘汰,從業者更多要去追求誠心誠意的作品,這在網劇市場是一個相對良性的市場驅動,而這一切使得視頻網站作為“一劇兩星”之外“第三顆星”的地位已然鞏固。

在2015年,網絡劇向大銀幕的延伸也取得突破性進展,如由《屌絲男士》衍生而來的《煎餅俠》收獲11.6億元票房,網劇衍生大電影《萬萬沒想到》收獲3億元票房。業內人士稱,三年內,包括網劇在內的網生視頻IP將會突破100億元。網生內容生產商的市值也隨之水漲船高,比如萬合天宜估值已達數十億。

網生內容跟傳統媒體生產的內容有很大的不同,首先要研究用戶,讓粉絲有參與感,這使得一些二次元性質的泛娛樂內容成為新的發展方向。有業內人士認為,明年網絡劇的幾種爆款方向中,會有大量漫畫改編的網絡劇,這會是中國影視行業以前沒有大量出現過的改編類型。

網劇是發展勢頭趨猛,但并非意味著可以隨便拍。隨著投資規模越來越大,從業者在大力創新的同時,一定要堅守網劇的尺度界限

視頻網站和電視臺的力量博弈更多體現在2015年破天荒出現的一系列制播新模式上。以往電視劇的播出都是先臺后網,2015年,《蜀山戰紀》《班淑傳奇》打破行業常規,先網后臺播出。甚至出現了網絡劇反向輸出電視臺的現象,如網劇《他來了,請閉眼》登陸東方衛視周播劇場。

2015年已有新的播出模式出現,2016年必將出現更多不同的播出模式,無論是先臺后網還是先網后臺,一部劇真正的力量應該是靠多種平臺一起來發酵,真正達到臺網聯合。而不管是網絡劇還是傳統電視劇,2015年市場的主導力量都離不開優秀的制作公司。

在2015年上線的257部網絡劇中,共有189部網絡劇網絡點擊突破100萬次,其中由傳統影視公司出品的有21部,視頻網站作為出品方的有77部,其余159部都是新生的影視公司打造的

從數量上來說,網絡劇出品大戶是新興影視公司。從質量上看,卻是傳統影視公司的出品更靠譜。歡瑞、慈文、唐人、正午陽光、東陽歡娛等傳統影視公司或將成為今后網絡劇的主導力量。

由各家視頻網站成立的影視公司也將成為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目前有企鵝影業、騰訊影業、愛奇藝影業、阿里影業、合一影業、搜狐視頻以及近期成立的網易影視。與此同時,少量有實力的新興公司也將站穩腳跟,產出更多高質量的影視作品,如視儷影視、世像傳媒、樂漾影視、億奇娛樂等。

傳統電視劇的供應方中,新麗、華策、劇酷、唐德、慈文位居最具網臺影響力出品方前列,這兩年來霸屏熱劇集《大丈夫》《武媚娘傳奇》《花千骨》《何以笙簫默》等均由這5家公司出品。而出品了《偽裝者》《瑯琊榜》的山東影視則成為2015年市場的最大贏家,憑借劇目的高口碑和高收視、高點擊,贏得“業界良心”之稱。

收視呈現“兩極分化”,制播模式尋求突破

2015年是“一劇兩星”政策實施的第一年,電視劇市場迎來新一輪洗牌。由于政策對于電視劇播出頻道和集數的雙重調整,2015年衛視晚間電視劇編排均受到一定影響,電視劇收視開始呈現“兩極分化”,平臺之間的差異更加明顯,不同時期的峰谷走勢也產生了較大變化。

CSM數據顯示,2015上半年,電視劇仍是拉動各級頻道收視的重要力量,省級衛視四成以上的收視量來自電視劇的貢獻。“一劇兩星”政策對黃金強檔電視劇播出集數的限制促使市場蛋糕重新切分,“920節目帶”應運而生。

蛋糕重新切分之后,央視頻道多為獨播,獲益最大;省級地面頻道和城市臺也趁機收復了些許失地;盡管如此,衛視選劇范圍相對分散、豐富、多樣,依然是吸引觀眾注意力的主要播劇平臺。而隨著電視劇市場競爭的加劇,各種類型的好劇、大劇流向一線衛視,二三線衛視以及地面頻道的選擇面變窄,在有限的競爭范圍內頗顯力不從心,選劇更趨保守、單一。

2015年,電視劇市場的“馬太效應”愈演愈烈,這與電視劇市場優質劇目供應不足、頻道劇場盈利能力有限、競爭門檻提高直接相關。

堅持獨播的湖南衛視保持霸主地位,在收視TOP15劇目中占據13部;浙江衛視、江蘇衛視、東方衛視持有量上揚,山東衛視、北京衛視、天津衛視相對縮水;而一些三線衛視只能靠二輪劇維持局面,已基本放棄電視劇的半壁江山。

“一劇兩星”也在一定程度上帶來了排播的變化。每天限播兩集,全年的電視劇播出量驟降,排播周期變長,選劇難度增大,購劇成本也在大幅度增加。因此,對非一線衛視來說,電視劇編播更加側重品質劇,首輪劇數量在減少,更多是1.5輪跟播或者大劇的二輪播出;下一步更傾向于走定制路線,解決拼播難問題,并控制成本。

播出平臺和制播機構更加兩極分化,新形勢迫使播出機構采取定制、自制、獨播、跟播、周播等多種生產和播出方式,因此頻道特色更加明顯。

今年湖南衛視“鉆石獨播劇場”播出的《花千骨》,憑借高收視份額提升了周播劇場的市場價值。之后,一線衛視也紛紛開啟周播劇編排模式。

2016年,浙江衛視將推出周播的“奇妙劇場”,與熱播綜藝欄目內容相融合。江蘇衛視推出“周播劇戰略”,加入周播IP劇目的爭奪,目前確定的劇目有《九州?天空城》等。東方衛視2016年將延續2015年的周播劇場風格,公布的劇目有《如果蝸牛有愛情》《新婚公寓》等。湖南衛視“青春進行時”2016年調檔到周三、周四播出,將跟東方衛視的周播劇進行直接的對位競爭。

對于身處“一劇兩星”的電視臺而言,開辟周播劇場無疑是一條新的發展思路。對于視頻網站而言,則希望在制作上線大量自制劇的同時,還可以和一些衛視新開辟的周播劇場緊密聯動,通過多平臺的互動力量實現一部劇的商業利益和傳播效益最大化。

跨屏共振成為常態,評判標準多元、細分

以往國產劇作為觀劇“鄙視鏈”的最底端,經常處于被大眾吐槽的尷尬境地,2015年這一現象有所改觀。多屏共存、跨屏傳播將是電視劇新的生存方式

2015年,出現了一批既有藝術價值,又能在社交媒體上引發廣泛討論的優秀劇目,如在微博上以《瑯琊榜》為關鍵詞就有38億次的閱讀量。社交媒體借助熱播電視劇也獲取了海量的內容和流量,雙方實現了互利共贏,同時多屏合力形成互動,延續了觀眾的收視熱情和電視劇的傳播力。

互聯網的發展把中國影視業帶入了“互聯網+”時代,媒體融合、多屏互動、網絡文學、游戲動漫等相互跨界,電視劇進入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在互補與競爭中追求互利共贏。

《偽裝者》《瑯琊榜》《羋月傳》等劇的出現,使得收視情況、點擊量以及社交媒體上的討論度形成共振,這讓業界為之一振。內容永遠是文化產品立于不敗之地的核心競爭力,平臺和渠道都是內容傳播的載體,渠道創新多元化經營,粉絲集聚和市場效應也必定要圍繞正向價值觀、精彩的故事、飽滿的人物設置展開。也只有這樣,創新才有靈魂,延伸與拓展才有價值。

觀察2015年電視劇的市場表現不難發現,觀眾的審美迭代更替越來越快。《偽裝者》《瑯琊榜》正引領著正劇的高品質水準和符合流行趨勢的偶像范風潮;不接地氣的懸浮偶像劇,以及制作品質一般的都市劇、抗戰劇則難復風光。

對于構成一部電視劇的基本因素,演員、劇本、畫面、聲效、后期都是必不可少的。但往往受粉絲效應的影響,演員成了過重甚至唯一被看重因素,導致演員片酬過高,直接影響到電視劇成本的分配,從而影響到整部劇的質量。

但2015年出現的口碑和收視、網絡點擊量統一的劇目,無不是在多個維度上保有了審美的初心和制作的用心。比如,《瑯琊榜》黃金比例的畫面感、高水準的特效,與正向主流的價值觀等一起構成這部電視劇的基本審美。

因此,未來制作方應更多從電視劇創作規律出發,播出平臺則應改變單純重明星、唯商業價值的單一評定維度,真正回到內容為王的根基,呈現越來越多經得起歲月推敲的作品。


熒屏今起聚焦紀念抗戰勝利 娛樂節目停播
2016電視劇策略解讀,看看這些衛視的最新大動作!

上一篇

下一篇

廣電總局召開會議,電視劇行業正在走向何方?

欢乐28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