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劇兩星帶來什么


侯鴻亮(制片人):2014年底經歷了最慘烈的檔期之爭,我有兩部戲,都是投資過億,一個是《北平無戰事》,一個是《老農民》,爭奪檔期的時候,每天心都提著,狀態特別不好。一劇兩星開始實施,我沒有感覺有特別大的變化,對于精品電視劇來講,四星和兩星的市場空間是差不多的。對于正常投資的電視劇,就需要大家慎重。再不像以前我們拍什么都可以,只要差不多,都能通過電視臺把成本消化了。現在的變化只是開始,需要制作方包括我們平臺都來思考、面對。為什么現在很多網絡小說、網絡IP這么熱門,版權價格成倍增長?兩星消化不了成本的時候,選擇網絡比較熱衷的題材,加上視頻網站就可以消化。


現在,大家的審美差距太大了。什么樣的戲都可以播,光影也不講究了,美術也不講究了,服裝、造型都不講究了,就會讓大家看低我們這個行業,最有價值的觀眾會流失。我最開心的就是,《北平無戰事》吸引了一批之前不看電視的人回到了電視屏幕。一部精品電視劇,是對我們這個行業有助力的。如果有更多的精品呈現,電視劇會留住那些最有購買能力的、最有價值的觀眾。


李少紅(導演):去年開始,互聯網進入我們的視野當中。網劇可能會把我們整個行業的游戲規則都改變。我們看到的只是虛高的對于IP的采購,好像非常熱門,但是實際上他是有一個重新洗牌的過程,在儲備一些力量。現在不光是買IP,網劇的制作水準也是完全按照電視劇的水準。很有可能以后,網劇是第一播出平臺,然后跟電視劇分享第二播出平臺。對電視臺來講,以前沒有競爭對象,以后就會有競爭對象了。整個電視劇市場格局會產生很大的變化。


芶鵬(制作人):要做好精品,就是要他買變成他要買,要他給高價變成他要給高價。做精品,首先就是思想精深、制作精良;第二個就是有針對性地做精品。針對什么呢?針對市場。市場就是需要。國家有需要,民族有需要,觀眾有需要,他們有需要,就是我們的市場。還有一點,就是靜下心來做精品。一定要靜下心來,認認真真地才能做好精品。


李星文(劇評人):一劇兩星之后,二輪劇播放有所增加。原先一部劇的價格由四個衛視承擔,現在由兩個承擔,一些二三線的購買力有限,沒法競爭優質大劇,要里子不要面子,播一些二輪劇。這些二輪劇一般都是首輪成績好、大家關注的,真正的好劇不管通過什么樣的方式,總是能抵達它的受眾,原先通過一劇四星形式一次就抵達了,現在通過二輪、三輪、1.5輪,幾輪下來也能抵達。


一劇兩星之后,各家衛視收視率兩極分化的現象比較嚴重,具體說來,央視、湖南衛視的收視優勢更加鞏固,而原先一些可以跟它一較短長的衛視有所下滑。對優勢平臺來說,收視不能破2,可能就算失敗了,但對大多數平臺,收視破1就算成功了。


第三個現象,原先看收視排行榜,前10名只有4、5部劇,一個強劇可能占3、4個位置,但是現在看收視榜,至少有7、8部上榜。參與競爭的劇目增加了以后,如果你沒有特色,收視率就上不來。湖南衛視為什么一上來就很適應兩星時代?因為它在四星時代就是特色最明顯的一個平臺。像山東衛視是草莽英雄臺,也還是比較適應的。像東方衛視的精致都市生活路線,北京的恢弘大氣路線,發揮好也是沒有問題的。


(2)  強IP不能決定一切


蔡藝儂(制作人):從2011年《甄嬛傳》《步步驚心》之后,大家就非常看重流行度,關注網絡小說。想買一些優秀的網絡作品非常難,有些公司網絡出來一個排行榜,就把頭10位最具點擊量的小說全部買了,買回來再慢慢看。還有很多公司儲備了很多網絡小說的版權,也找我們談合作。現在網絡小說、流行IP的價格過于高了。如果大家都是一窩蜂的搶IP,變成人人手上都有強IP,你最后怎么判斷?最后還是要回歸到作品本身,還是要看電視劇本身的力量。大家沉醉于買強IP網絡小說的同時,其實還是應該多鼓勵原創。你只要能掌握市場的流行度,你是可以自己創造IP的。




陳偉明(投資人):IP首先要接地氣。再好的IP,不管是網絡IP還是根據古今中外的名著改編的IP,都要跟當下受眾群體的欣賞習慣、愛好吻合。多屏化以后,電視觀眾也越來越年輕化了。我們的新劇用了一個融資的新方法:眾籌。這次拿了1千萬小試牛刀,沒想到5天內全部賣掉。我們做眾籌,不是因為我們缺錢,是想通過這個眾籌的方式,吸引更多的看電視劇的人參與這個活動。眾籌1千萬的數額不是很大,但是每個人給1萬,1千多人,影響的家庭也是非常可觀的,這樣他參與這個戲的投入,會覺得自己是個投資人,更多來關心這個劇。


朱向陽(視頻從業者):市場中不管是買內容、看模式還是討論內容的產出,最大的問題不是IP是否原創,是大還是小,是眼前還是長久的問題,而是我們沒有辦法給一個好的內容產生最大的價值。視頻網站這一塊,一個非常好的內容,無論用多大的成本買來,還是非常大的成本精心打造出來,現在都面臨一個問題,就是這個內容的變現程度非常有限。如果一個好的內容,不能給這個平臺帶來非常大的內容回報,當它經歷了跑馬圈地,已經在市場上形成一個相對穩定的格局的時候,好的內容項目本身入不敷出的話,對任何內容都是不利的。


我們自己檢討,因為產出模式非常單一。一個平臺如果完全靠廣告進行內容產出,對整個內容價值體現非常有限。而且B2B的模式,對整個公司的商業形態來講,是非常不可靠的,把好的內容產出完全定在廣告收入模式上,這是非常大的風險。獲得IP不是一件特別難的事情,最重要還是運營。網絡自制內容中自我認知的誤區,認為應該就是無節操、無底線或者怎樣的,無論從業人員還是創作人員,首先自己要消除這個誤區。在這個基礎上,真正做我們自有品牌的內容。


劉江(導演):在市場環境下,影視趨利也是正常的。但它畢竟還是一個文化產品。文化產品要尊重創作規律。一個好的IP成為一個好的作品,必須得經過一個孵化的過程,而不是一個簡單的調試,就把它變成另外一個東西。有些公司買了IP放庫里都忘了,有一天發現快過期了,就趕快拍,劇本都沒有,一忽悠就賣出去了。這種急功近利是一個毒瘤,會對行業產生危害。


(3) 網臺融合正在發生




張強(電影人):視頻網絡完全有實力自制高品質劇。電視臺買不買,關鍵看品質好不好。如果有很好的品質、巨大影響力,不可能不買。即使一線衛視不買,二線衛視一定會搶著買。視頻網絡每年燒在內容方面的錢起碼幾個億,拿一兩個億拿出來做網絡劇,完全沒有問題。大家都知道,做電視劇越來越難,太難了,風險太大。賣片不容易賣出去,賣出去以后收不到錢,拖很長時間,演員還出這個事那個事,也有風險。


我到阿里以后也在思考這個問題,電商可能給我們提供了一種夢想,就是未來電視臺可以播出電視劇,又可以讓大家買東西。這個東西,本質上就是把電視購物跟電視劇場結合起來了。從理論上講,完全具備可行性。電商對交易可以實現100%絕對控制,錢跑不掉。這樣對電視劇是一種新的增量收入,不影響傳統客戶。傳統客戶比如說海爾彩電,在上海臺做廣告,不光可以幫你打廣告,還可以幫你賣東西,合理分配銷售利潤,海爾一定非常歡迎。對電視臺來講,沒有任何沖突。對電商來講,一周之內就分賬,非常清楚,絕對不欠賬。電商客戶對這種事非常感興趣,天貓上的大客戶年產值都是幾十億,這是一個美夢,要試一試。最難的事,電商必須是定制劇,必須定點播出,如果里邊的演員穿夏天衣服,冬天播出,東西肯定賣不出去,必須跟電商進行深度溝通。收視率要解決好,不然就是一個白日夢。過去傳統劇走的是明星路線,把明星炒得越來越貴。但是我們做定制劇的話,下最大的工夫研究觀眾,最大限度滿足觀眾用戶體驗。如果能做成,以后我們做電視劇就會變得更容易。


像《何以笙簫默》這個劇,是在劇拍完以后,才介入電商。這個不行。必須做非常深度的結合,從劇本的策劃就要開始,深度植入,跟電商完整溝通,還有整體營銷,是系統工程。我們只有把這個系統工程做透了,才有這種可能性。


陳思劼(制作人):一劇四星的時候,主要矛盾不是網臺矛盾,是臺臺矛盾,臺和臺之間無法聯動,何況網臺?今年1月份開始一劇兩星以后,大部分電視臺開始獨播了。這為接下來的網臺聯動奠定了一些基礎。 第一個問題,我們電視臺或者網絡,怎么預先預定一部劇?是預定,不是等拍完了再購買。預定既包括了我要這個內容,也包括了我在什么時候播出,因為這樣才能有很多營銷上的植入。第二個,經營模式有沒有可能發生變化?現在的問題是,如果一個臺買一部劇,再加一個網,完全用傳統模式的話,是撐不起一個大制作的,費用承擔不起。


馬東(視頻從業者):《來自星星的你》獲得非常好的收視效果,盈利核心是邊拍邊播,如果不實現邊拍邊播,后面取得的商業成功無從談起。我們今天電視劇的生產模式做不到這一點,網劇有沒有可能在這個方向上實現突破?在美國,大家一直很重視這個詞:更新季。更新季就意味著過去的播出效果是滿意的,帶來的商業回報我是可以依賴的。更多更新季出現,才是這個IP逐漸成熟、IP值逐漸提高。


視頻是一個非常“苦”的行業,是由行業集中度不高決定的,尤其各家現在資金充足,誰也不肯退出這個市場,奠定了收益不高的格局。但是我們應該動態看這件事,就是看我們的增長率。電視廣告市場盤子在若干年之內的增長,是什么樣的?而視頻網站的收入增長,還處在高斜率狀態下,至少既然全行業處在投入期,我們還是應該堅定的投入,保持這個增長斜率,總有一天是算得過來賬的。我是這么理解的,就是要更加動態、更加縱向地看這個發展趨勢。向陽總說B2B的模式很苦,什么時候轉成B2C,這不是單一平臺努力的結果,而是整個市場互動、變化的結果,是行業的從業者共同研究的結果。誰也不會比誰落后5分鐘,市場成熟才是視頻網站的未來。


網絡劇這個概念才出現兩三年,起步的時候,在探尋規律階段,大家肯定要把籌碼壓在不同的題材、不同的劇集、不同的團隊上。這是正常的。成功概率小,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明年網絡劇數目會減少,投資不會降低,甚至會增加。就是前面我說的更新季的概念。如果一個品牌被我們連續兩三季推著能符合客戶的期待,給合理的回報,我們可能會加大投入,增加這個IP的價值。比如愛奇藝2014年初推出的《廢柴兄弟》,今年我們可能會連續推出第三、第四季。我們自己擁有IP知識產權的,會加大投入。


尹鴻(學者):今天來聽這三個論壇,感觸非常深。一個,是我們整個電視劇行業深感各種各樣危機,第二個,以前沒有過這么多的互聯網行業的管理者、運營者、創作者能參加到電視劇行業的討論中來。電視劇行業在一個新的媒體環境之下,正在發生一次必然要出現的裂變。我不認為電視行業因為互聯網的出現會衰退。而且今天討論下來的結果,我覺得它們實際是互相依存、互相融合。而且現在很多問題,恰恰在于體制、環境上的原因,導致我們產業融合之間其實是有一定的門檻或者障礙的。視頻網站本來處在一個盈利拐點,可是我們的政策一調整,使得它盈利拐點變得遙遠了。反過來從利好角度講,可能促使了它跟我們傳統行業之間的更多的融合。相信這個臺網深度融合,一定會為中國電視劇行業帶來一些新的變化。


兩會熱議圈內屢轟:收視率已被污染!
譴責收視率無益于解決電視劇庸俗化

上一篇

下一篇

多屏格局下的電視劇生死劫

欢乐28是正规的吗